短篇小說 - 妓











淫叫聲中看到的月亮, 是會微笑的.

街頭小巷, 某一個普通住宅中的某一個睡房裡, 可以看到暗黃的燈光在照耀. 那裡有電視, 有衣櫃, 有桌子, 也有床.

那是一張雙人床,床單是很軟熟的高級貨, 半透明的白色被子是那麼的相配. 當然, 不能忽略床上激情的另一對相配.


是一隻雄性黑豹獸人與一隻棕色鬃毛的雄性獅獸人. 兩人此刻正裸露著身子, 在汗水與摩擦下扭動雙方的腰部.

「阿... ! 用力點... 很爽, 用力點! 」坐在對方肚子上的黑豹大聲地呻吟, 不時伏在獅子的身上, 輕輕地與對方的嘴唇親近, 或者不太用力地啃他的脖子.

「嗚! 嗚吼吼...... 」因為享受而發出低吼的雄獅很有魅力. 不斷進攻對方深處的他一個轉身, 便把黑豹壓在床單上, 彈簧與按壓配合得天衣無縫, 吱嘰吱嘰地響著色情片中最迷人的聲音.

「你的這一根真舒服, 我喜歡... ! 」黑豹在他的身邊一字一字地淫叫著, 十分奏效地引來了他更強更快的衝擊.

「抱著我吧寶貝! 馬上就給你吃美味的晚餐... ! 」雄獅使勁地衝擊著, 汗水已然使他的毛髮散亂, 現在的他恐怕只有下體不斷積聚的快感.

「射吧! 用力地... 射嗚阿! 」就在黑豹傾盡全力淫叫的時候, 獅獸的雄根已經深入「敵後」, 滋的一下, 精液瞬間在裡面泛濫.

「哦... 好多... 好爽...... 」黑豹緊緊抱住對方的胸, 滿溢的精慢慢流至獅子的肉袋上.

* * *

, 那隻像是色情片中那種幾十年沒被插過的母狗般淫叫的黑豹就是我.

我是一個性工作者, 或者, ...... 我是一名男妓.

我專門為那些還沒有知道什麼叫快感或是按捺已久的男人服務. 他們的體味總是很吸引人的, 對不對?


, 忘了說, 現在還插著我裡面的那隻獅子是客人, 他正在我的家.

我通常會站在家裡的陽台上往街裡看, 我的家在二樓, 所以能夠很容易與路過的搭訕. 而我的衣著通常都是裸著上半身, 然後下身是穿著一條圍巾似的衣物, 只遮住前面而後面是涼颼颼的爽快.

街上的男人有時候挺不錯的, 如果是比較色的老頭會一眼便看出我圍巾下什麼也沒有, 然後自動走過來搭訕. 也有一眼看出但卻臉紅低著頭快步走過的害羞小子.

前者不用多說, 與我的對話肯定是離不開「今天天氣比較熱哦! , 「 那樣穿真是不錯! 「對了, 會介意我跟你討論一下圍巾的款式嗎? , 或是直接點的「天氣有點涼, 不介意的話可以試試我的溫暖如何? . 然後結果也是不用多說, 就是金錢與肉體快感的交換了. 而後者, 有時候會是偷偷走到我門前按門鈴的, 也有的是在哪裡找個不錯的角度可以看到我更多的身體部位. 不過以會發生關係的來說, 那些害羞的小子大多都需要我先說話引他們過來.


說到金錢上呢 你問我每次會收多少? 那個其實都是隨意的, 要看對方有沒有錢啦, 他有錢的話會塞個一千幾百, 窮的話自然也是一百幾十嘍. 安啦, 我會看著金錢多寡而作不同服務的麻, 別以為我是哪個初出道的乳臭未乾小鬼!

不過在服務那方面, 來者也是種類滿多的. 雖然我並沒有跟一千幾百個男人上過床那麼過份, 但對「鳥」的見識也不少. 大的小的, 粗的幼的, 甚至有些是彎的 ( 那種如果插後面的話的確滿痛的 ) , 而顏色方面, 由淺到深的也見過, 不過我是偏愛有點深色的, 感覺比較美味.

都提供些什麼服務? 我正要說啦. 找上門的那些傢伙大致上應該分三類吧, 一種是口交, 另一種是肛交, 然後還有的就是兩個都要了 ( 收費會加倍, 因為射兩次 ). 口交的話也是分兩種, 咸的或是甜的, 濃不濃就沒差了, 反正看客人要求吞不吞. 肛交呢, 姿勢太多不多說了, 總之不同的客人會喜歡不同的姿勢.

? 口交會不會太辛苦? 不會阿, 已經習慣了. 在剛開始時的確有過不習慣, 因為有些很髒, 也有些體味太重. 不過慢慢吃得多了就不太介意, 而且感覺還滿不錯的. 就像是把一個肥嘟嘟的東西含進口裡吐出去, 吸進來, 吐出去, 吸進來, 吐出去那樣, 來來回回地多了後舌頭會好像舔到一點很特別卻挺好吃的味道, 聽別人說這是淫液的一種, 我乾脆說是比較稀的糖漿好了, 至少會吸得享受一點.

經過反反覆覆的來回吸吮後, 舌頭會感覺到那根東西突然變得很硬, 那種感覺滿神奇的. 然後, 就像擠牛奶一樣, 讓那根東西在嘴裡爆發他的魅力, 再按客人要求讓我吞下去還是吐出來, 也有叫我吐到他嘴裡的, 各式各樣.


這樣的生活大概是一個星期幾次左右吧, 詳細的沒有刻意計算, 總之是把賺來的錢花光的時候我就會穿得那麼爽快站出陽台了. 不過有時候我也是會主動下街去等目標的, 當然衣服需要多穿回幾小塊布啦. 每次感覺到屁股被哪隻毛茸茸的手掌拍下去的時候, 我就知道生意上門了.

什麼? 那樣我會變得很低級? 錯了, 我也是有高級的時候的. 我知道在不遠處的一個滿高級的建築物裡有著幾個出租的宴會廳, 不少大公司的聚會還是酒會什麼的也會在那裡, 而我當然不會錯失良機了. 穿一套貴一點的衣服, 然後看上哪個樣子不錯而會令我期待品嚐他下體的公子或老闆, 再搭訕個一會, 成功的話就可以免去之後半個月左右的糧食供應問題了.

當然也是有些試過快感後想再嚐禁果的公子老闆哥兒們找上門, 不過我可是不會忍心跟金錢說不的, 因為說到錢麻, 沒人會嫌太多的, 對吧?


嗚喔! 插著我的那隻獅子終於休息夠了, 慢慢地把他那根棒子拔出來. 是一根深色的棒子, 粗粗的, 龜頭也很好看, 加上表面有一層薄薄的精液反著光, 理性告訴我那是一根很美味的肉棒.

「嘿. 」我撲到他懷裡,蹭他的下巴,「你的下面真吸引.

「哦? 是嗎? 」獅子用手指拿著自己的下體看幾下, 然後思索了一會, 轉頭向著我耳邊, 「要舔嗎? 我應該還可以. 價錢我會多加一倍.

「呵呵, 」我期待的是最後的一句話, 我當然很樂意含下我認同的雄性性器官, 而且是有一點精液作額外甜品的, 「如你所願嘍!


就這樣, 這一夜又充實地過了, 真愉快.

* * *

次日, .

「有空記得來找我哦! 我隨時在這! 」送上道別前的一吻, 我和這隻棕獅子就分開了.

算一算, 這次的收入也有二千多呢. 兩次口交, 一次肛交.


不過, 當我正打算返回樓上的時候, 我的眼角注視到了一點令我感興趣的事──又有一個客人了.

應該說, 有客人不是很特別, 但這麼早的倒是第一次. 而且還是稀有地上一次是獅族後又一個獅族呢!

「是不是... 過夜? 阿不不不! 我的意思是... 是不是有收費服務? 」渾厚的聲音. 他穿著一身筆挺的黑色西裝, 罕有的綠色鬃髮左邊, 用橡膠圈束起著一點頭髮, 怪怪的, 但說話卻含蓄得多. 樣子大致上不錯, 皮膚顏色有點深深的, 偏成熟型的臉, 深綠色眼, 射著有點不知所措的目光.

他似乎在慌張的等我回應, 但又不敢直視我雙眼, 那樣子真可愛, 我喜歡.

「但現在是早上阿小兄弟. 」我故意為難他, 轉頭向樓梯走去.

「我... 我有錢的! 」聽到的聲音中帶著點焦急.

「用奶頭想也知道來找我的都有錢, 老子不想的時候誰也不能來玩點什麼, 知道嗎? 」我繼續走上樓梯, 直到家門前我才停步向那隻不知所措的獅子說話, 「不是要過夜嗎? 要就上來吧, 不然我關上門就不接客的了.

看著樓下那綠髮獅子的眼睛迷惘地尋找哪個聚焦點, 然後匆忙地跑上樓梯的樣子, 我心裡不禁感到一陣愉快, 以致嘴角微微的上揚.


「隨便坐吧, 我先去刷牙洗洗臉, 你想要在浴室還是床上什麼的? 」放下鑰匙, 我徑自往廁所走去.

「恩? 」老天...... 來召妓也會分心...

「我說, 你想要在浴室裡搞還是床上搞還是什麼你想的地方搞. 」我扭動開關, 清澈的水嘩啦嘩啦地湧出來.

「這個......

「還是說要做完之後到浴室洗個澡後去上班? 」一看到他拿著的公事包我就知道他是那種早上性慾旺盛, 想發洩一下才出門的傢伙.

「我剛下班. 」哦?

「請問... 你的收費......

「隨意, 你覺得舒服高興的話可以多給一點, 只不過收費以每發為準. 」我拿著扭成半乾的手巾一邊抹在臉上一邊走進廳裡.

「每發? 」我的媽呀......

「就是每一次射精, 你到底有沒有性交的經驗......」我把手巾丟回廁所裡, 拿了兩隻茶杯倒點茶, 放在沙發前的桌上, 「不是叫你坐嗎? 還呆站在那乾麻?

「對, 對不起... ... 第一次... 」綠獅不好意思地搔著頭, 然後坐到沙發上, 端起茶杯喝茶.

「我也遇過不少第一次的阿, 不過像你這樣什麼都不知道的我還是頭一次.

「嗯...... , 你幹麻! 」他慌張地推開我放到他雙腿上的手.

唉唷喂呀...... 真的是來召妓的嗎......

「幫你掏出來阿, 你不是要跟我說你上來只是隨便坐坐然後喝口茶就走吧?

「阿嗯... 抱歉, 我第一次被別人摸大腿, 所以...

...有夠純樸的大獅子.

「來吧... ,可以了...

「你自己也脫點衣服, 連衣服也懶得脫的客人我不喜歡. 」看著他開始脫去上衣, 露出兩塊結實的深色胸肌後, 我才開始動手解開他褲子上的扣.


這傢伙穿的是很潔白的內褲, 不像以往那些的五顏六色, 又髒又有尿漬甚至有精液漬的, 這是我從未見過的雪白, 純潔地包裹住裡面的那根雄偉.

我把兩隻手放到他大腿內側上, 這獅子敏感地顫抖了一下, 我察覺到他的臉上開始出現一點點紅暈. 真是可愛.

趁著他正慢慢接受這臉紅的感覺, 我雙手一下子鑽進了內褲裡, 捉住他的雄根. 結果, 他差一點便整個彈起來, 胯間的性器狠狠地撞向我的臉, 雖然仍是軟的.

「嘎... , 不要太用力... , 我是說... 不要太急... 」當我脫下那白色小褲褲, 讓那可愛的肉棒暴露在我面前時, 他臉紅地說.

「換了是別人的話你鐵定會很慘. 」我托起那根肉棒, 微微套弄著, 給他來點熱身.

那是一根不錯看的性器, 長度很標準, 粗度亦很完美, 顏色上有點深, 但龜頭紅潤且圓滑, 總令人看得垂涎.

「為什麼? 」 他問.

「因為外面的人都是粗豪大漢, 接的客人也自然是剛硬的漢子, 硬碰硬. 像你這樣柔軟婆媽的人, 你會被擠牛奶般榨得一滴不漏. 當然收費亦會是天文數字. 」雖然我在口交的時候也像擠牛奶, 但至少我不會像他們那樣, 「而我比較隨性, 方式也視乎客人要求, 所以不會有缺客的情況出現.

「嗯... 麻煩你了... 」綠髮獅子的臉上總算露出一點害羞的微笑.

「不用客氣, 只是普通的利益關係而已, 你要的是快感, 我要的是錢, 沒什麼麻煩不麻煩的. 」我把已經變硬變紅的肉棒放在臉上磨蹭, 鼻子沒有嗅到很難聞的氣味, 只是很輕的獅族味, 倒是他的肉棒溫暖得不行, 讓人有點想抱住來蹭個不停.

「阿嘎... 」被毛髮刺激著, 這隻大獅子很舒服地輕聲呻吟著, 在我耳裡是屬於比較動聽的那種.

「第一次有性經驗? 」我貼近龜頭嗅了幾遍後, 慢慢伸舌把他卷起來, 然後帶進嘴裡.

「跟男的,是第一次...

雙性戀?

「嗯, 那麼接下來的時間, 請好好感受與男人之間的浪漫.

我漸漸地越含越深, 直到整根肉棒沒入口中為止.

* * *

「嘎... ... , 我不行了...... 」綠髮獅無力地攤在沙發上, 雙手從我腰間移至沙發的扶手上, 臉紅地喘著粗氣.

很不錯, 夠硬也夠大, 夾起來也很舒服.

「以第一次來說, 還算不錯了. 」我也同樣無力地攤在他胸前, 蹭著他的鬃毛. 「總比其他不懂卻亂來的傢伙要溫柔多了.

「唔, ... 」綠獅的眼神慢慢從害羞轉為了溫柔, 那是我這麼久以來第一次看到做愛過後的男人的眼神是溫柔而不是色情.

「唔嗯? , 怎麼了? 」他似乎發現了我在凝視他, 溫柔的眼神又一瞬間轉回害羞.

「沒, 」我繼續依偎在他懷裡, 聽著他的心跳, 「現在才早上, 你決定要過夜嗎?

「嗯... 這個...

「放心, 費用裡本來就包含了一天的住宿費, 住不住也是得給, 所以是你的自由.

「那... 打攪了. 」他傻笑.

「恩, 吻我.

「阿? 」他驚愕.

「吻我, 免費的.

... . 」他附和.


這隻綠獅子, 我開始有點喜歡了.

* * *

次日, .

「打攪了, 金錢方面...... 」綠髮獅哆嗦地塞了幾張千元大鈔進我的手裡, 「夠嗎? 會不會... 太少?

「夠了, 很足夠, 」收過錢, 我稍為整理一下他的西裝, 輕輕地吻了他的嘴唇, 「還會來嗎?

「不知道還行不行... 」他還是一副猶豫不決的可愛樣子, 然後又戰戰兢兢地說, 「我, 我會來的... 應該會來.

「恩, 等你.


再次親吻後, 我看著他那樸實的背影慢慢地走下樓梯, 然後再終點轉個彎, 消失.

我不敢說還有一點溫度殘留在我的嘴唇上, 但我應該能確實的說出, 的確有點東西殘留在我的心裡.

這隻綠獅很特別, 很純樸. 就像是一隻未上過戰場, 未經歷過風波的幼獅一樣單純. 在那成熟的獅臉上是一反如常地看到天真的一面. 甚至在性行為上, 他也不是一隻很沉迷於快感的野獸.

很特別, 特別得使我開始貪婪地想象他的事.

---------------------------------------------

「請問... 你的名字? 」昨夜, 關燈後的房裡, 床上, 綠獅的懷抱裡, 我聽見了聲音.

「很多人都叫我寶貝, 也有的叫淫豹母狗什麼的, 想到就可以叫.

「嗯...... ... ?

「也確實有人曾經叫過啦, 也可以.

「嗯... 寶寶...

「恩.

「寶寶...

「有事想說嗎? 」感覺到對方抱得緊了一點.

「寶寶... 你會寂寞嗎?

......

「會嗎...

「至少現在不會, 因為有你在.

「那如果... 我不在呢?

「或許會.

「寶寶...

---------------------------------------------

我還是頭一次有客人會開口問這樣的問題, 而且是哭著問.

真的很特別, 甚至使我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時, 也不禁感到一點點惆悵的感覺.

* * *

自那次之後, 我很久也沒有看見過他出現在我的視線中, 但偶爾還是會想起那男人的臉, 和他溫柔的眼神.

生活還得繼續過, 錢花完了也要賺回來. 於是我依舊穿著涼爽的裝著, 站在陽台處觀看街上走動的人們, 選擇著男人來陪我.

他們仍是很色情的野獸, 最喜歡讓粗壯的大龜頭在舌頭間或肉壁間快速滑動, 然後像一支失控的重型步槍般往我的體內射出精, 有些更會要求看我慢慢吞下精液的樣子, 或是貪婪地吸吮爆發後的肉棒的淫蕩樣子.

生活對我來說還是過得很充實, 很快樂, 因為有男人的肉棒與精液陪伴.還有金錢.

然後直到一個月後, 我再次和綠髮的獅子相遇.

* * *

「先坐吧. 」同樣是一個早晨, 同樣的西裝, 同樣的可愛樣子.

「嗯... 打攪了. 」看著我走去洗臉, 他找了地方坐下來.

「一來就想上床了? 」看見他坐在床上, 我又故意為難他.

「阿, ... , 對不起... 」綠獅馬上轉換地方, 坐到上次做愛時的沙發上.

「開玩笑的啦, 哪一邊都可以, 客人是你. 」我一下子躺到床上, 歪頭看向他, 「脫光你的衣服, 架到我胸上來, 我喜歡男人把胯間架在我面前讓我舔.

聽後「嗯」的一聲回應後, 那獅子就開始脫起了衣服, 而我只需要把圍巾一脫就全裸了. 不過奇怪的是, 看著他開始脫下身衣物的時候, 我竟然會有一點點期待.


「唔... 會不會痛? 」綠髮獅把膝蓋跪到我的頭兩邊, 輕輕坐在我胸上. 胯間的硬挺很迷人的對上我的嘴巴.

「不會, 很舒服. 」我開始伸舌舔他的獅袋, 用臉磨蹭他的肉棒, 「這樣的你很有男人味, 我喜歡.

「嗯... 謝謝. 」綠獅臉上的紅暈開始慢慢浮現了.

「請好好享受男人之間的浪漫.

我溫柔地含下這根性器, 開始品嚐.

* * *

「寶寶... 」當晚.

「恩? 」我看看放在床旁邊的手表, 凌晨三點多, 「睡不著?

「嗯...

「吃太飽了? 」我摸摸他那排整齊的腹肌.

「不是...

「發惡夢? 」我摸摸他的額頭, 流著不少汗.

「嗯...

「什麼惡夢? 」我擦掉汗.

「寶寶...

「恩?

「可以... 跟我在一起嗎? 」突然, 溫暖的雙手抱得緊了. 「來我家住, 陪我...

「這......

「我可以養你的, 我會給錢你花的, 來我家住, 陪我... 好嗎? 」感覺到對方正在用臉輕輕地磨蹭著我的臉.

「但是, 我需要時間考慮.」我舔掉他臉上的淚, 咸咸的.

「下星期好嗎? 」他稍為鬆開了手, 一雙帶著幾點晶瑩的綠眼看著我, 「下星期, 我來接你, 然後你來決定...

「恩,我會考慮. 」我輕輕吻上他的嘴.

「謝謝... 寶寶... 」他再一次把我抱緊. 很緊 ,很溫暖.

「好了, 睡吧.

「嗯...

* * *

他走後的這個星期裡面, 猶豫不決的人變了是我.

我該跟他走嗎? 還是繼續留在這?

跟他走, 我可以安穩地住在他家, 有固定的生活費, 也有固定的性生活, 加上他又是我喜歡的類型.

但留在這, 我可以隨時隨地勾引哪個帥哥, 見識和欣賞各種美味可口的肉棒, 賺著每次不同的錢, 過著無拘束的生活.

該怎麼選擇?


這一夜, 我勾引了街上的一個醉酒大漢, 虎族的. 他的肉棒又粗又大, 肥美多汁, 插在我裡面瘋狂抽插的同時還聽到虎族粗獷的聲音叫著「爽爽爽」.
而被如此巨大衝擊的我也享受著極端的快感, 只見對方猛然一撞, 滾熱的液體又在我體內泛濫了起來.

美味.

我大口大口地吮著另一名醉酒巨漢的下體, 狼族的. 那肥嘟嘟的龜頭被嘴唇不斷地用力吸, , , 抖動的頻繁也如我所期望的激烈, 然後「滋」的一聲, 大量白色的鮮甜精液噴到了我臉上.

熾熱.

我快速地套弄著兩側的硬棒, 一獅一犬的精液在快感下積累, 然後同時爆發, 與狼族的混成一大灘白色黏稠物, 幾乎掩蓋住了我的整張臉.

爽快.

尾根的粗棒突然拔出, 就在精液來不及湧出來的時候, 又一根更粗更大的直插進去塞住洞口, 牛族的, 黑黑的哦.

呻吟.

前左右的三名已經換人了, 換上狐, 熊跟馬的, 又粗又肥美的肉棒讓我忍耐不住, 令我使出渾身解數. 耳邊,只聽見自四周傳來的舒服叫聲.

用力吧! 用力地撞我! 盡情地捅我! 插我!


他們的臉上都是色情的慾望, 他們的眼都是無比地淫蕩, 他們是野獸, 而我, 是在野獸胯下承歡的賤妓, 他們的精液使我興奮, 他們的肉棒和呻吟使我瘋狂.

長夜漫漫, 我只知道快感就是當下的一切.

* * *

天亮了, 陽光從外面照進來.

家門是開著的, 野獸們享受完後紛紛散去了. 地上, 躺著正在睡覺的我, 滿身精液, 黏住了旁邊的一堆鈔錢.


「寶寶! 」一道算是熟悉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隨後是急促的腳步聲, 向我這邊靠近.

「寶寶! 」這次是在耳邊傳來. 我的上半身被托起, 觸感告訴我同時有好幾灘精液滴落在了地上.

「你怎麼了? 寶寶! 」他撥開了黏住毛髮的精液, 我才勉強可以瞇著眼看到一點影像. 我一張嘴, 精液還從裡面流出來.


隨即, 我被整個抱了起來, 身上的精液隨毛髮流動, 黏住所流的任何一處, 那種感覺使我非常反感.

「嘩啦嘩啦」

是水聲, 我聽得到水聲, 蒙蒙的, 好像隔了一層膜似的.

「撲通」

身體突然多出了一種叫作濕的感覺, 黏起來的毛髮統統往水面浮, 更是令我反感.


「寶寶... 」我聽得到耳邊響起著他的聲音, 一隻溫暖的手開始搓揉我的身體: 洗掉精液, 把黏在一起的毛團弄散.

「寶寶... 」他用手裝著水倒到我頭上, 然後洗掉我臉上的精液, 讓我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樣子.

他是綠色鬃毛的獅, 有著深色皮膚, 一雙深綠色的眼睛心疼地看著我. 他穿著黑色的西裝, 外套上已經因為抱我而佈滿了精液, 衣袖也被弄濕, 連手掌上的毛也因為洗刷我的身體而被黏成一團.

「讓我自己來. 」我阻住了他的手移動, 並用水擦掉黏在他手上的精液, 「你先出去等著, 我一會就出來.

「寶寶... 」綠獅仍然一面擔憂地看著我, 不太想出去等的樣子.

「先出去吧, 你的衣服也沾上精液了, 先去清理一下, 我很快就好.

「恩...


看著綠獅遲疑地關上門後, 我開始清潔自己的身體, , ,, , 下身. 本來清澈透明的水在一番洗刷下變得污濁, 甚至會有幾灘精液在水面飄浮.

我看著門, 不禁沉思.


還是來了......

我該, 怎麼辦?

* * *

「久等了. 」裸露著的我一邊用毛巾擦乾頭, 一邊走出來.

「嗯... 」他坐在床邊, 被弄髒的外套已經脫下. 他的眼神充滿著期待.

「呼... 」我坐到他旁邊, 呼幾口氣.

「寶寶... 」他開口了, 「你的答案...


「你是個好人, 」我躺在床上, 看著純白色的天花, 用柔和的語氣說道, 「我這麼多客人之中, 你是唯一一個有放感情在我身上的, 也是唯一一個讓我念念不忘的人. 不是因為你的床上技巧熟不熟, 樣子好不好看, 而是因為我喜歡你純樸的樣子.

「寶寶...

「你感到孤獨, 於是你在我面前哭, 你感到寂寞, 所以你想與我在一起. 」我輕輕地掃著他在床上的尾巴, 「這樣的你連我也很喜歡, 因為總會讓我擔心你的單純會不會反造成對你的傷害.

......

「可是你這種善良的人不應該找我這種人, 我這種人頻密的就每天跟幾個人上床, 少的也一兩天就上一次床, 這樣的我基本上並不可能存在任何感情. 直到...... 」我坐起來, 「我遇到第一個不是以色情目光看我的男人, 那就是你. 你很特別, 你很重視跟我相處的每一刻, 你喜歡我在你身上磨蹭的樣子, 你喜歡抱我在你的懷裡.

「可是, 」我緩緩站起來, 「像我這種不能專注於單一份情感的人, 可能並不是太適合你. 我怕我會令你受傷.

「受傷?

「簡單點說, 你是感情專一的人, 而我就是花花公子. 雖然太直接了點, 但我必須說出來, 因為我不想你受更多的傷...... 」我站在陽光射進來的方向.



「我喜歡男人的臉上充滿慾望.




-End-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歡迎在下面留下你的感想,或者從網頁側欄處的留言板留言給我。

想取得最新文章的消息,可以按下訂閱按鈕以電郵取得最新的資訊喔。

以電郵訂閱文章更新

留言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