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試閱:《King's Man 1.5》前編

(按圖可放大)
商品名稱: 《King's Man 1.5》前編
類型: 原創獸人小說 (18+)
作者: 狼月
封面: 三春紹華
插圖: 雷蒙德
出版社團: 獅聲狼月夜
規格: A5右翻/100頁
售價: 200 NTD

初次發售場次: Furrymosa 2
初次發售日期: 2018年6月2日 (周六)

網路實體本通販途徑:台灣同人誌中心
正式通販日期: 待定






商品試閱
**試閱內容包含18+成人內容,題材涉及各種重口味題材,請讀者自行評估承受能力斟酌閱讀**

試閱片段‧其一

凱撒每周會花兩三個晚上特意深夜造訪克魯斯的房間,每每在合上門的時候,披肩往旁邊一扔,凱撒就全裸地站在克魯斯面前,下體堅挺、雄風勃勃,用銳利的眼神盯著同樣赤裸的克魯斯──克魯斯甚至被命令晚上在房間裡的時候要全裸,好讓獅王隨時進來就上床。
「我的王,請容我為你好好地按摩身體。」有時候克魯斯會這樣開場,裝成像以前獅王還頭痛的時候,克魯斯親自為他按摩身體的樣子,然後請獅王躺到自己的床上,雙手開始在對方身上施力。
「我的身體現在需要特別用你的某個地方才能好好按摩呢。」唯一不同的,是獅王現在都先仰面躺下,讓克魯斯自覺地騎在自己腹上。其後,獅王會為克魯斯戴上一個暗紅色的皮帶項圈,繫著一條銀色的鐵鍊,握在左手上輕輕往自己拉扯,右手則摸向克魯斯結實的胸部,調情地搓揉著上面的乳頭。
「王、呃……凱撒……」雖然克魯斯還想維持一點矜持的模樣,可是在凱撒的溫柔挑逗下只有徒勞,才數秒鐘的時間就宣告失守:粉紅色的乳頭被略帶粗糙的指尖捏住、轉圈,只需用力往外一扭,一股淫勁就洩洪般洶湧而出──輕喘、臉紅、眼神變得無助、連耳朵都垂了下來,成了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像是懇求著寵愛的小獸,騎在獅王的肚子上撒嬌著,求歡著。
凱撒看著克魯斯這個樣子就像看著一道絕等的佳餚,美妙得讓他露出一抹邪惡的微笑,期待地舔著嘴唇。抵在克魯斯尾根的雄器變得更加堅挺,在欣賞克魯斯的面容時往上使勁勃了一下,表示著眼前的菜很對味,獅王也興奮起來了,雀躍著想要張嘴品嚐克魯斯這道美食。

「凱撒……我想要……」乳頭被調情地捏著,身體也被鐵鍊拉得往前傾斜,克魯斯已經成了發情的狀態,一手撐在凱撒肩上,另一手握住凱撒的手腕在自己身上游移,讓對方撫摸自己的胸、腹、大腿,以及已經脹起的虎根。虎根通紅,馬眼在輕微的顫抖中流出一滴前液,只有僅僅一滴,掛在鈴口處不斷晃動,希望在獅王的注目下努力地取悅他。
「喔──」凱撒用食指抵在對方龜頭底部輕輕搔弄,就像搔著克魯斯下巴一樣,弄得克魯斯呻吟連連,虎根雀躍地不斷挺勃和應,這讓克魯斯看起來更像一隻被寵愛著的小獸了。
「乖。」一聲讚美,獅王放開鐵鍊,雙手移到克魯斯腰後,捏住結實的臀部往外掰開。粉嫩的虎穴一外露,雄獅的長物馬上抵住了入口,用碩大的龜頭親吻著克魯斯的庭院。
「今晚我很有興致,你可要忍住別那麼快射喔。」雄獅緩緩往上方挺腰,飽滿的龜頭開始踏進春意的庭院,先是進去半個頭探望裡面的風光,再而整個頭、半身,看著克魯斯開始露出一副被充塞的滿足表情,凱撒順勢頂到最底,把整根長物沒入庭院,感受庭院裡那股讓人愉快的春意,是克魯斯那緊緻的肉壁,緊緊包覆著長物,遺留下豐滿的肉袋貼著庭院入口,以防庭院裡的春光洩露。
「啊、凱撒……正在我的身體裡──」巨大的充塞感讓克魯斯爽得嬌喘,凱撒的肉物在他後穴裡抖動著,每一下挺勃都準確無誤地戳著他最敏感的點,戳得他漸漸雙腿發麻,一股沉重的壓迫感在下體處迅速地累積著──即使經過了幾個月的交往和性愛纏綿,克魯斯依然難以控制在被獅王插入的時候爽得高潮。
凝聚的是精液,同時虎袋本能地收緊,克魯斯知道他又忍不住了,那股快感就跟被獅王勾起的淫勁一樣,往唯一的宣洩點衝刺而去,撐不了幾下,挺勃著的虎棒就要噴出濃濃虎精。
「我說了忍住。」當然凱撒也早知道克魯斯會這樣,所以在虎根儲勁的那兩下激烈抖動之間,先手把鎖精環套在了性器根部,把即將噴湧的精液硬生生擋在體內。
這樣一擋,快感頓時無法宣洩,便只好往體內衝,而且是以加倍的快感往體內轟去,一下子炸得克魯斯銷魂地叫,性器挺高,就跟真的高潮一般激烈,把整個下身繃緊,也包括容納雄獅長物的後庭。
這一瞬間,克魯斯的整個下盤都是酥麻的,定在凱撒的胯上無法動彈,猶如被扯到最緊的弓,只要撐住身體的唯一支點:後庭處稍稍一動,或是凱撒朝克魯斯硬挺的龜頭用指一戳,克魯斯就會馬上傾倒,人仰馬翻。
正正是這種狀態下,克魯斯後庭的緊密度是最舒服的,也是凱撒最想要的緊密度,那是一種比自主夾緊還要強大的壓迫力,只會夾得凱撒的雄棒更加興奮,更加狂暴。凱撒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扭腰抽插了。
「哈啊──」克魯斯忘我地呻吟一聲,感覺身體已經不是自己的了,就連快感和身體的鬆緊都被凱撒任意地控制、調弄,不禁從心底猛然併出一股羞恥的情緒,感覺有點不甘,可是當中又發現不甘裡頭是更加巨大的滿足感。這種滿足慢慢傳開、遍佈全身,由頭到腳透出一種舒服的酥麻,酥麻得讓克魯斯無法找到一個更加適切來形容它的詞語。
它是一種快樂,一種叫作幸福的快樂。


「你現在的表情真淫啊,克魯斯。」看著一臉幸福的黃虎,凱撒按住他的大腿,雙腳撐床,腰部開始有力地往上挺,一下一下把克魯斯全身的幸福感轉化成一聲又一聲淫媚的呻吟,在房間裡開始奏響一曲性與愛的美妙樂章。


試閱片段‧其二

雖然這種開場非常誘人,但其實也只是「有時候」的開場罷了。
更多時候,是克魯斯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獅王卻一絲不掛地出現在自己身後。

交往之前,兩人忙日常國務就已經需要常常商量到深夜,甚至在會議室裡商談到早上;交往後,繁忙的國務之間插入一大堆頻繁的性事,可想而知,剩下能正經做事的時間少之又少。
早上太陽初升,兩人帶兵訓練;中午設宴會晤各國大使、磋商外交方針;下午處理各種國家內政的報告、雜務、大小事……光是文件就看不完,更不用說討論起來有多費時。
因此,作為重要治國大臣的一員,克魯斯不得不連休息的時間也賠了進去,傍晚之後經常拿著一疊又一疊文件到自己房間處理,在大家都安然睡去的夜晚,克魯斯還坐在書桌對著國家文件埋頭苦幹,直到深夜,可能再過沒多久就太陽升起為止。

「凱撒……今晚這份文件不完成的話,恐怕明天跟外交大使的對談會無法順利進行……」這句話反倒是開始交往後,凱撒聽得最多的話。
當然,這句話最常出現在凱撒把性器硬挺挺地抵住克魯斯後背的時候。
這種時候,克魯斯通常拿著手上的兩份文件,充滿血絲的眼珠不停轉動,快速閱讀著會議的細節。

「今晚真的不行。」這句算是第二常聽到的話。
「我所重用的人材克魯斯‧萊尤爾看起來不是那種會拒絕君王所求的人。」對克魯斯的拒絕不以為然,凱撒直接伸手從後抱住對方,按住了克魯斯其中一邊乳頭,便開始搓弄扭捏著。
「唔哼……凱撒不、不要任性。」經過過去幾個月的調教,按捏乳頭幾乎成了克魯斯的慾望開關,才被凱撒弄個幾下,一股躁動萌生,慢慢燃燒著克魯斯的理智。
「任性的是誰呢?」在虎耳邊輕聲挑逗,凱撒刻意壓低聲調,讓聲音變得充滿磁性,透露一股窩心的暖意,要是一般人聽到應該會打從心底軟化,而聽在慾望開關被打開的克魯斯耳裡……簡直跟迷藥一樣。
軟了,理智軟了,克魯斯整個身體軟化,往後依偎在凱撒的懷中,像小貓一樣蹭著凱撒的下巴。
硬了,虎根硬了,粗大的肉器挺直地展現在凱撒面前,興奮地跳動著。

這才一句話的效果。


試閱片段‧其三

兩人的愛情就是這麼一種既恩愛又帶著欺負性質的狀態。
凱撒總是喜歡找一堆古古怪怪的爛理由在不適當的時機要求跟克魯斯做愛。
克魯斯總是嘴上不喜歡身體卻很老實地配合著凱撒在各種奇怪的時間和地方做愛。
一個喜歡欺負人,一個喜歡被欺負,還被欺負得很爽很享受,也真是天生一對的最佳表現了。
而這麼天生一對的兩人,總有一天會被外人發現他們的關係,然後消息迅速擴散,直到全國上下所有人都知道他們的君王跟身邊的重臣搞上了。
到那時候,大家談論的話題除了兩人是否相配外,可能就都圍繞在那個上面了──

「所以你們什麼時候結婚?」
第一個知道他們倆交往的人,是克魯斯的姐姐。就在交往後克魯斯第一次回家的時候,姐姐直接併出了這麼個敏感的問題,嚇得克魯斯一個嗆到,剛喝進嘴裡的湯全噴出來,弄髒的桌面。
現在是傍晚,克魯斯回家探望姐姐,並打算一起享用過晚餐才回去。

「你、你是在說什麼啦!」連忙擦嘴,克魯斯臉上的慌張一目了然。
「我說你們不是已經交往了嗎?上次見面的時候就說到要告白什麼的,還約定了你們正式談戀愛了就回家吃晚飯,姐姐我可是一直等今天等到蜘蛛網都結起來了呢!」姐姐匆匆從廚房取來一條乾布遞給克魯斯,克魯斯接過後快速地清潔著。
「什麼時候跟你約定過這種爛東西!才沒有好嗎!」雖然神色慌張,可是克魯斯仍然打算隱藏著跟獅王的關係。
「欸──所以說你拒絕了他?這怎麼可能。」姐姐叉起手,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隨即搖搖頭,眼神更堅定地盯住克魯斯,「一、定、是、搞、上、了!」
「你哪來的自信那麼肯定!」
「因為換作是我,身為國王被一個臣子拒絕自己的感情,我肯定二話不說把他殺了!」
「這是什麼暴君論!」
「這不是暴君論,這是男人的邏輯!」
「你又不是男人!」
「我曾經有過男人!」
「那不代表你懂男人!」
「可是你是男人你也不懂男人!」
「呃──」被對方這麼嗆了一句,克魯斯突然有點詞窮不知怎麼反駁。

對,其實克魯斯算是有點不懂男人。因為如果他懂的話,幾個月前就不用在深夜跟姐姐談跟凱撒的感情事了,那時候還傻得問姐姐自己應該怎麼做……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