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r Howl Night

(按圖可放大)
商品名稱: 《悔》
類型: 原創獸人小說 (18+)
作者: 狼月
封面: racoonwolf
插圖: racoonwolf
出版社團: 獅聲狼月夜
規格: A5右翻/48頁
售價: 200 NTD


初次發售場次: Fancy Frontier 27 開拓動漫祭27
初次發售日期: 2016年1月30 - 31 日 (周六、周日)

網路實體本通販途徑:台灣同人誌中心
正式通販日期: 待定









商品試閱
**試閱內容包含18+成人內容,題材涉及各種重口味題材,請讀者自行評估承受能力斟酌閱讀**

試閱片段

看不到。
聽不到。
感受不到。
我唯一的意識,也像陷在混沌的漩渦之中,不分上下、不分正反,就連整個靈魂都失了控地隨著水流旋轉,製造出一陣又一陣瘋狂的暈眩。
我嘗試思考當下身處的地方,可是持續的昏眩使我無法做到。當我在不斷的旋轉中感受到溫度時,一陣透進心底的冰冷佈滿全身,絕望與空虛的感覺快速萌生。
我突然感到孤獨,因為我感受不到四周。
對了,我的手。我下意識地伸出手。
什麼都搆不著、摸不到。
什麼都沒有嗎?還是我沒有能夠伸出去的手?我感覺不到手應有的重量和質感,我只是下意識以為自己仍有手地去觸摸前方。
這樣,我無法清楚我的四周是什麼,我無法知道我身處在什麼地方──
甚至,我無法知道我是什麼。

突然,我聽到些聲音。
很微弱,就像在非常遙遠的距離往這邊呼喊。我無法分辨那是什麼,但我確信除了我外,有其他人。
是誰?是誰在呼喊?
是誰在發出漸漸響亮的聲音?
我聽到了,逐漸清晰,慢慢變得尖銳,就像一聲……慘叫?
是誰在慘叫?誰?誰發出這麼讓人心寒的叫聲?
我再次下意識伸手去觸摸,希望前方真有些什麼讓我搆著、抓著,然後把昏昏沉沉的自己拉出這片空虛。
我摸著了。
是一面牆,是一面柔軟的牆,是一面有彈性的牆。
我使勁往前推,希望推開這面牆,可是它的彈性讓我用盡所有力量也無法衝破,縱使我感受不到自己有多少力量。
我開始變得焦躁,因為尖叫離我越來越近,近得像在耳邊聲嘶力竭地咆哮一樣,令我感到非常不安。我對這聲尖叫的好奇瞬間化為了恐懼,我想逃離它,不再聽它在冰冷的絕望中慘叫。
於是我再次用力往前推向那面牆,恐怖的尖叫聲又響亮了不少,已經像在耳朵裡嘶叫一樣了。
不要再叫了,我要離開,我要推開這面牆離開。
我一直推著,牆壁似乎有些動搖,我感覺到上面出現幾道裂縫,只要我再加把勁,裂縫便會擴大,把牆壁破開,讓我破殼而出。
我頓時覺得全身熱了起來,或許是對衝破牆壁感到喜悅,也或許是周圍的溫度變熱。這一陣溫暖加強了我衝出去的動力,我奮力往前衝,向著裂縫最脆弱的地方發力撞去──

啪滋──

牆破了。
我的整個身體飛了出去,脫離那片黑暗,然後下墜,跌在更為冰冷的硬物上。
一陣寒風吹來,冷得我下意識地顫抖了一下。
我認為我正躺在地面上,了無生氣的地面快速吸收著我身上殘存的體溫。
我覺得很累。
可能是衝破牆的時候太用力,把我的力量都用光,也可能是我的身體太脆弱,在跌落地面的時候受了傷,無法再使力。
不論哪種情況,我很累,睡意也漸漸籠罩我的意識。
在進入睡眠前我嘗試張開自己的眼睛,看看我身處的地方是什麼回事,才發現我的雙眼張不開,緊閉的眼皮彷彿沒有多餘的力氣讓我看見四周。
我再略略掙扎了數下,不行了。
我實在太累。
我就這樣躺在地上,讓睡意蓋過我的意識,讓自己再次進入那片不斷旋轉、失去所有知覺的狀態。

* *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我認為我的身子是瑟縮著的。彎起來,卷成一團。
我嘗試伸展自己的身體,讓自己直立地躺在地上,可是自軀體傳來的無力感馬上讓我知道我仍沒有多少力量。
現在,我極其量只能緩慢地伸出雙手,用爬行的方式把自己的身體往前拖,拖行得很慢、很慢。
每一下,有一隻手指的距離嗎?我看不到,但我猜沒有。
我的眼睛仍然張不開,耳朵聽到一些含糊的水聲,像是黏著在一起緩慢搓揉的泥濘,就在我身旁不遠處響著。
我試著往這聲音的來源爬去,爬了很久,爬得很慢。
我直覺我並沒有與那個聲音拉近了絲毫距離,但我確信我正在向他前進。
我又累了,我的身體實在非常虛弱,我承受不住太多花費體力的活動,我又想睡了。
不過,在我再次被睡意掩蓋意識之前,身體多了一種感覺,是溫暖的、濕潤的。
我拿手指沾了一下溫暖的地方,含進嘴裡。很甜、很暖。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可是大腦下意識得出了一個定論──食物。
舌頭因為嚐到了這甜味而顯得有些雀躍,我甚至為自己擁有味覺而感到驚奇、興奮。
我覺得身體內驀地生出一種強烈的空虛,壓在胸口之下,像是渴望著被什麼填滿似的。我不由自主地再次伸手沾那片濕潤又溫暖的地面,來回嚐著這種味道。
確實很甜,我感到很愉悅。
我甚至覺得一直舔著這種甜絲絲的濕潤就能夠果腹。我體內的空虛也因為我嚐著這些味道而感到些許滿足。
我把頭湊了過去,直接用嘴巴貼住地面,吸著、舔著。
實在感到非常滿足。
然而,身體的疲累使我無法再多嚐片刻,我忘了我勉強撐著意識再舔了多久,當一陣劇烈得令人瘋狂的暈眩衝擊我的腦海時,我只想著我要繼續舔拭這些味道,直至我完全滿足為止。
過不了多久,我連最後的意識也埋沒在顛倒世界的漩渦中。睡去。

* *

醒了。
再次醒來的感覺很好。因為我這次有了醒來的目標。我要進食。
我嘗試挪動身子,發現這一回我的力量比上次清醒的時候更大了,我能夠用手臂撐著自己往前爬一小段距離,讓自己的身體更多地沾在濕潤而溫暖的地面上。
現在,我感覺很舒服。我張開手掌撫摸地面,放到自己嘴前,伸舌舔。甜蜜的味道讓我安心,也讓我飽足。
我把沾了濕潤的手放到鼻子前嗅聞,沒有味道,或許是我還沒有嗅覺。
我嘗試張開眼睛,依舊不行,緊閉的眼皮任我使勁也無法打開。雖然我正躺在一個自己覺得安全的地方,但無法看見這一點還是讓我有些戒懷。
我維持躺著的狀態舔了很久的甜味,直到身體感覺像是夠了、飽了,我才翻轉身子趴在地上,繼續爬行,看看這溫暖地面的更深處是些什麼。
爬著,濕潤的感覺在蔓延,從一開始的手臂,到胸部、腹部、下身、腿、腳,溫暖的觸感使我倍感舒暢,我也為自己全身擁有著觸感而歡喜。
我把腿屈了起來,嘗試支撐自己的身體。不行,身體太重,或是雙腿的力量還不夠強壯。我還是只能用手臂以緩慢的速度前進。
過了不久,我碰到了更加溫暖的事物。那是一個障礙,放在我面前,我也攀不過去。我撫摸面前的這個事物,觸感很柔軟,上面同樣佈滿著濕潤,我伸舌舔舔沾在手上的濕潤,是那種令人滿足的甜。
是食物。
舔著這種甜味,我又覺得體內空虛,想要進食。我把身子湊得更近,摸索這事物的大小,顯然這比我的身體還要巨大,我把手摸到最高也碰觸不到邊緣。
若然這個巨大的事物是我的食物,那我必然會在這裡待上很久,直到把這食物都吃完為止。
於是我張開嘴巴,貼近食物的表面,再用力合上,驚奇地牙齒順利咬了進去,一扯,便把這柔軟的巨物的一部份扯了出來。
咀嚼、咀嚼──
柔軟的觸感佈滿嘴內,讓人心安的甜味在齒間擴散,我不斷咀嚼,濕潤從被咬碎的柔軟中滲出,被我吞嚥。我意識到之前流在地上被我沾著舔食的濕潤,便是從這些柔軟而來。
我吸盡口中每一碎塊散出的甜味後,一口吞下,咕嚕一聲,身體一陣飽足。
「這是肉。」突然,耳邊傳來微弱的聲音,嚇得我全身顫抖了一下,我下意識發出一聲鳴叫,虛弱無力,但也足夠使我自己被這聲鳴叫嚇到。
「別怕,我不會傷害你。」微弱的聲音接著說,語氣緩慢得帶有一點憐惜。
我疑惑地搖了一下頭,仔細聽著它向我表達的話。
「你成長需要吃肉。」像是解說般的語氣,我感覺到自己後腦接觸到一陣溫暖,不,是一陣溫暖貼住了我的腦後,正在緩慢地、溫柔地撫摸著我。
我突然感到很安心,通體舒服,更加感到非常喜悅。我沒來由地喜歡上被這溫暖碰觸腦後的狀態。
「吃吧。」聽到一種催促的感覺,我意識到這股溫暖叫我繼續剛才進食的動作,繼續把面前的巨物拉扯出破碎的柔軟,細味於口中,再滿足地吞下。
我不明白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感覺,或許是直覺,也或許是我聽懂了那道微弱聲音對我說的話。我依循這股衝動,把身體往前湊去,咬下幾口,吞吃美味甜蜜的柔軟。
「慢慢成長吧,長大成人……」一邊吞吃,一邊被溫暖的觸感撫摸著後腦。耳邊的聲音緩慢而耐心地說出一句又一句話,而我正猴急又雀躍地咬著一口又一口柔軟。

直到我吃飽了,身體撐得連再吞一口都做不到的時候,我躺在巨物的旁邊,舔著手指上殘餘的濕潤,讓因為疲累萌生的睏意把我帶回那個無限旋轉的地方,睡去。
溫暖的觸感一直沒有離開我,從我進食時撫摸腦後,到我入睡時輕輕掃過我的全身,一陣又一陣窩心的甜蜜縈繞身邊,讓我毫無危險、毫無擔心地盡情進食、成長。
我的這一次醒來,都在進食。

我的下一次醒來,也在進食。
每次的醒來,我的身體都感到飢餓,每次的入睡,我的身體都感到飽足。
不變的是,那道微弱的聲音,在我每次進食的期間,都語重心長地說著不同的話,像是教導一般,把看來很重要的許多事情都對我一一訴說。
我好像聽懂它的話,其實又不懂它的話。因為當我每次醒來的時候,我已經忘了上一次它跟我說了什麼,忘了聆聽和理解它的方法,忘了我除了進食之外,還要探索我身處何地的念頭。
然而,當我一次比一次醒來時感到更加有力氣、更加能維持良久的意識、更加清楚我所聽到的一字一句時,那個教導般的聲音也一次比一次虛弱、一次比一次無力、一次比一次地讓人感到,它即將永遠消失於耳邊。

成長至今,我嘗試張開我的眼睛。依然張不開。
我感覺到勉強能夠開出一條細縫,顫抖的眼皮暗示著我為看見世界而拼勁使出的力量,而這道力量,快要夠了,快要行了。
只需要,在溫暖的觸感呵護下,再進食幾次、成長幾次──

終於,我第一次看見世界,第一次從睡夢中醒來,看見自己的手、自己的身體、以及自己身處的這個地方。
「我……」下意識想著「自己」這一個事物,才發現喉頭已經代我把這個想法說了出來,一道低沉沙啞的聲線,像是從沉睡千年的墓中醒來的魔物在說話般,青銅似的冰冷響徹身邊的一切。
「我看見了。」我說著,低頭察看自己的雙手。潔白的,雙手長著潔白的毛皮。
「我聽見了。」我說著,開始察看自己的全身。潔白的,全身長著潔白的毛皮,身後長著一條潔白的動物尾巴。
「我……」我站了起來,觀察四周。烏黑的,四面牆壁盡是漆黑污濁的油墨,把我身處的這個地方染成一個黑暗和沉重的深淵。
唯獨來自上方的光,一道微弱卻帶著溫暖的光,照射在我額頭上,以及我站立的這個位置。
轉身,我低頭看著地上一副沒有血肉的骸骨,骸骨的大小跟我的身體相若,本來照射在它身上的光此刻被我的身體遮擋。這副骸骨漸漸融入了周圍那片黑暗。
「我成長了。」我俯身,握著骸骨的手,依稀記得上一次醒來時,這隻手給予自己的溫暖,以及那道聲音在消失前給予自己的叮囑、教誨。
「我出發了。」放下,把沒有溫度的手放下,把陪伴自己看見世界前的一切統統放下。
我打開位於角落的一扇老舊的木門,朝外面充滿色彩的世界走了出去。

那道教誨是什麼,我不記得了。
唯一記得的,是那道聲音在我每次清醒時都說著同樣的兩個字──「尋找」。

Categorie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