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 - 風











成稿日期: 2015年6月25日

在風停駐的地方,便有龍。
龍與風相生相息。透過風,龍能夠將訊息傳至遠方親友的耳邊;透過風,龍能夠快速地從一個遙遠的地方,到達誕生的故鄉。
在風的守護下,龍安穩地相配著、繁衍著、孕育著一代又一代的生命。
但是龍天性愛冒險,喜愛到不同的地方闖蕩,有時甚至著迷得忘了給故鄉的家人報平安。因此,也有一些未訴說的心意,因為羞澀不敢傳達,而讓生命白白等待、白白浪費──

帳篷被打開,名為格爾的風龍對造訪的來者感到驚喜。
格爾是名冒險家,穿著淺棕色的冒險服,身後一對寬大的羽翼,毛色潔白柔順。
格爾是一頭藍色的風龍,長著一頭白髮,下巴延至腹部以及尾根也是柔軟的白毛,鼻端長著一根白色的長角。格爾的眼睛是天空般清澈的藍色,猶如他純樸正直的性格。
「斯朗將軍?」格爾好奇地望著眼前出現的風龍:那是自己兒時的伙伴,也是自己暗戀的對象,現在是風龍一族的指揮官斯朗。
「是的,冒險者格爾。」斯朗用沉厚穩重的聲線回答,收起一雙比格爾還要巨大的白翼,長途飛行讓斯朗顯得有些疲累,但嚴肅威風的氣勢依然不滅。
斯朗身穿金黃色的鎧甲,紅色裙擺從腰間垂至膝頭,隨風吹動;龍形頭盔上鑲嵌著一顆碩大鮮紅的寶石,與兩旁的紅色龍眼寶石發出相襯的亮光;斯朗雙目有神,嚴厲地盯著格爾。
「部族有重要的事,必須召集各地的冒險者回去。」斯朗緩慢步入帳篷內,格爾抬頭看著這位比自己高一個頭的巨大風龍。「馬上整理好物品,明天早上啟程。」
「是、是!」格爾俯首回應,卻帶著些遲疑,「可是這種命令……為什麼會由將軍親自傳遞?」
斯朗沒有回應,轉身離開。
「給我做就是。」撥開帳簾,斯朗回頭看看格爾,兩人對望了片刻,斯朗離開。
「難道發生了什麼事?」感到不解的格爾在帳篷內獨自思索,開始收拾著行裝,為出發作準備──

晚上。
星空很美,風也在吹,吹動大地上的一片草原,綠草沙啦沙啦地發出大自然的聲音。
用餐過後的格爾,躺在草地上,雙手放在腦後,看著星星發呆。
「不想回去嗎?」身旁響起沉重的腳步聲。看去,是斯朗嚴肅的模樣,嚇得格爾馬上坐起來,連忙敬禮。但是仔細察看,才發現對方拿著跟將軍的嚴肅形象極不相襯的物件──一瓶酒。
「斯朗將軍?」格爾正感到疑惑時,斯朗就地坐在格爾旁邊,把酒瓶遞過去。
「喝一點。」像是邀請,又像是命令,格爾看到斯朗冷酷的臉上浮著半點桃紅,看來是喝了好幾口酒。格爾滿臉不解地接過瓶子,喝一小口,又辣又苦。
「也不是不想,只是有點突然……」回應著對方的問題,格爾又喝了幾口。
「我知道你很愛冒險,可是家裡人也要報個消息,好讓他們安心。」斯朗輕輕嘆氣,收起一臉威嚴,若有所思地抬頭,看著星空。「你這次一出去,三年沒回來了。」
「抱歉,正探索得入神,就忘了報平安……他們還好嗎?」格爾連忙道歉。
「嗯,還好。」斯朗拿回酒瓶,又喝了一口,臉上的淺紅加深了一點。斯朗望著格爾,那雙深邃的藍眼埋藏著看不穿的心思,看得格爾有點不知所措,「只是……」
「只是?」又一個問號,格爾完全弄不懂斯朗的意思。
其實自早上見面以來,斯朗作出一個個與形象不太相襯的行為,格爾實在摸不著頭腦,現在又說著不太懂意思的話,格爾更覺得不知怎麼反應。
不過,斯朗的下一個動作,讓格爾更為吃驚──斯朗一下子撲過來,把格爾按倒。
酒瓶被扔在地上,外瀉著又濃又辣的酒水,流成小灘的酒傳出陣陣氣味,圍繞草地上的兩龍。
格爾被斯朗騎住,手臂被對方用力鎖在地上,動彈不得。眼前,是滿臉通紅的斯朗的臉孔,近得連對方沉重的呼吸,都一下下吐在自己臉上,弄亂自己呼吸的節奏。
「斯朗將軍?」格爾感到驚訝,下意識地作出掙扎,可是自己的力量遠遠不及身為將軍的斯朗。格爾只能任對方壓住自己,四目相互交投著。
「格爾……」沉默片刻,斯朗終於說話,帶著沙啞低沉的聲線,一雙暗藍色的眼睛閃爍出火花。
「將軍──」格爾正要回應,卻突然被斯朗吻上來,打斷自己的話。又一陣驚訝之餘,格爾感到斯朗的舌頭用力地往自己嘴裡伸去。
「唔!不──」格爾被斯朗強吻著,格爾不斷搖頭掙扎,空隙間吐出幾個音節,又馬上被斯朗的強吻掩蓋掉。
最終,靈敏的龍舌伸進了格爾嘴內,纏住格爾的舌頭,狂野地親吻著。
「嗯……」舌頭被纏得無法動彈,格爾發出輕柔的呻吟,承受著斯朗肆虐自己嘴內的吻。
兩龍一直吻著、吻著,口水交融,把一陣陣正在散發的酒意,分享於你我唇齒間,把一點點慾望的火苗,點在每個吻落的位置上。
直到斯朗放開格爾時,格爾的臉上也浮起一片鮮艷的醉紅。斯朗把格爾吻醉了。

「將軍……」輕喘,格爾對剛才發生的事感到愕然,但被強吻得發麻無力的身軀又告訴自己──這個吻他非常享受,享受得自己也興奮起來,甚至雀躍得在那身冒險服下,挺起一個小小的山丘……
「你知道我也很想你嗎?」斯朗同樣喘著,吐出的氣比格爾更沉重,也更溫暖。隨即,斯朗一手摸在格爾身下,隔著褲子握住格爾挺起的肉慾。
「將軍不、不要──」格爾難為情地反抗,身體嬌柔地扭動著。
「直接叫我斯朗。」吻落對方修長柔嫩的頸上,斯朗抓住格爾的褲頭,猛地往下拉扯,瞬間把褲子拉至尾巴末端,露出了格爾通紅挺勃的肉物。
格爾那根光滑的龍族性器筆直地挺在胯間,尖細的頭部流出著汁水。斯朗直接握住龍棒前端,緩慢地套弄起來。
「啊哈!斯朗!」抵受不住龐大又突然的快感,格爾抱住斯朗的龍頸,臉上變得更加通紅,隨著對方套弄的節奏一下下嬌喘著。
漸漸地,套弄響起了明亮的水聲,是性器不住流出的白水,被手指搓弄,塗抹,均勻地佈在整根龍棒,潤滑斯朗來回的節奏。只見斯朗默不作聲,看著格爾胯下光景,隨即用牙輕咬對方脖子,磨著啃著。
「啊哼!不、不行了!」被啃咬的脖子傳來麻癢快感,進一步擴大了源源衝進腦海的刺激,格爾漸漸抵受不住,身體弓了起來,摟緊斯朗,熾熱的下體不斷脹大、儲勁,即將進入情慾爆發的高潮──

「咦?」突然,下身一空,套弄聲戛然而止,刺激也隨之消失。
就在格爾將要爆發的前一瞬,斯朗放開手掌,任由龍根興奮得挺勃彈跳數下,卻始終未能衝破頂點,射出精華。而狂勃後的龍根,也只緩緩流出些許黏稠白液,沒能盡情爆發。
「怎能這麼快就完呢?」斯朗在耳邊低語,伸出舌頭舔去沾在手上的前液。隨即,斯朗把格爾一身冒險服除去,讓對方赤裸地躺在草地上,羞澀地看著自己,同時用手擋住仍然挺勃的下體。
「斯朗你……」被這麼突然一停,格爾才想起自己被對方強行侵犯了,一陣陣羞恥感湧上心頭,讓他不敢直視對方。然而──
「不想繼續嗎?」斯朗一邊說著,一邊脫下身上衣物,露出健碩的體格,站在格爾面前。斯朗的性器仍未彈出,收藏在下身那道粉紅色的肉縫內。
斯朗騎在格爾身上,把肉縫入口對準了格爾的龍根。
「斯、斯朗!」格爾不敢相信眼下發生的一切,只是一個錯愕間,喜歡的人竟然騎在自己身上,用胯間的肉縫抵住自己的下體,準備讓它插入。實在太突然、太不可思議了!
格爾緊張地挪動著身軀想停住對方,但斯朗的身體仍是死死地壓住格爾,讓他不能移動,隨即──
「可是我想。」一下子坐了下去,斯朗把格爾的整根龍棒納入體內。
「哼啊!」瞬間被緊密的溫暖包圍,格爾的性器被纏得無法動彈,卻被夾得無比興奮,狂喜地在斯朗體內脈動。
「明明就很喜歡。」斯朗沒讓對方有適應的空閑,站穩身子便馬上扭腰動起來,出出入入,用收納性器的肉縫來回套弄格爾的龍根。
「啊哈!唔唔唔!」快感逼使格爾高聲呻吟,爽得身體無法支撐,躺卧地上,任由對方盡情套弄肉根。淫穢的水聲再次響起,格爾的性器吐著更多晶瑩的前液,為下身的抽插潤順著,催谷著早已臨近爆發邊緣的龍棒──
格爾大吼一聲,身體再次弓起,下意識的抽搐使身體往上用力頂出去,撞向斯朗。一注滾燙白液隨之湧出,瞬間泛濫了斯朗的體內。
「唉呀,」斯朗露出一抹淺笑,看著格爾的精液慢慢流出肉縫,沿身體滑落草地上。「不小心玩太快了。」
「斯朗……」高潮後的格爾臉紅急喘,眼角逼出了幾滴淚珠,低頭看著緩緩流出精液的結合部,一陣羞澀的滋味湧上心頭,於是掩住自己的臉,害羞得不敢直視對方。
「不過看你還能再來。」斯朗邪邪地笑,挪了下身子。格爾馬上感到自己插在斯朗體內的性器被另一個火熱的硬物頂著,把肉縫裡的空間塞得一絲不剩。
此刻,斯朗粉紅色的肉縫底下,隱約突出了尖狀物,把格爾的肉棒夾在裡面。格爾被硬物頂得難受,於是身體後退,光滑通紅的龍根彈了出來,順勢濺出自己射在裡面的精液。
隨著肉縫一空,斯朗的肉物也彈了出來,展露在格爾面前。
「好大!」斯朗的肉根比自己要大上幾圈,通紅的棒身佈滿格爾射進肉縫的精液,在微暗的光線下反射著誘人的光,一挺一挺地往上脈動著,惹人垂涎。
格爾第一次看見斯朗的性器,羞澀的臉更加紅了,慌張地別過頭,但又不禁用眼角偷看斯朗的長物。
「喜歡就行了。」斯朗微笑,隨即捉住格爾的雙腿把他拉到身前,分開雙腳,粉紅細小的龍穴展露在斯朗面前。斯朗抹了一點口水沾在龍穴,便握住下體對準,流著白水的肉棒前頭抵在上面打圈磨蹭。
「斯朗你不會是……」感受到熾熱的觸感頂在後庭入口,格爾不禁緊張起來,不,應該說是擔心起來──格爾是攻啊!
「不、不要──哼啊!」沒來得及反抗,斯朗的長物已經一挺而入,撞入格爾的後庭,肉壁瞬間充塞巨物的痛楚令格爾大聲呻吟,眼角又冒出了幾滴眼淚。「痛、痛唔啊!」
「我知道。」斯朗按住格爾的腰,然後往前趴下,貼住格爾的身體,彼此的體溫交換著、共融著。斯朗插進格爾身體後一直不動,用吻親著格爾的身體,等待對方適應後庭的異物感。「但是你要相信我。」
「斯朗……」抱住對方,格爾努力地放鬆身體,讓緊密的後庭接納斯朗的性器,也讓斯朗的一個個吻,說服自己對他的愛慕容許他進入自己的身體,而且即將在那裡展開狂野的抽插。
「我相信你,斯朗……」深情地吻住斯朗,格爾的雙眼滿懷信任,幸福的笑容已經展露在格爾的臉上,格爾架開了雙腿夾住斯朗的腰,用嬌柔的聲線在斯朗耳邊輕語:「請繼續插,我愛你,斯朗。」
「我也愛你。」露出微笑,斯朗按緊了格爾的身體,開始了緩慢而動情的扭動,將心中的情意,透過緊密的身體接觸,分享於你我心中,並將彼此喜愛對方的心,以滾熱精液的噴灑,在這夜相互交融、成為唯一。

「其實啊。」完事之後,斯朗坐在旁邊的草地上,悠閒地看著天上的星星。「我自小時候已經喜歡你了。」
「什麼?」格爾感到驚訝,因為那才是自己心裡的想法!
「成長路上我一直都在暗地觀察你,單戀著你。可是我一直不敢說出來,心裡怕你拒絕。」斯朗拿起地上還留有一點兒酒的瓶子,喝了一小口。「部族根本沒什麼事發生,我只是真的等得耐不住了,所以直接衝過來要跟你表白。」
「是嗎……」聽到斯朗的坦白,格爾反而覺得心裡更加輕鬆了,一個埋藏之久的心事終於可以放下,然後將心意盡情道出──
「其實我也喜歡你很久了,斯朗。」格爾燦爛地笑著,興奮地撲了過去,跟斯朗一起躺在了地上,兩人的臉再次親近得能夠感受到彼此的呼吸,格爾再次流出眼淚,滴在斯朗的臉上。「我也暗戀你很久很久了!聽到斯朗也喜歡我真是太好了!我好高興呀!」
喊出了心聲,格爾把臉鑽到斯朗的懷裡,愉悅地歡笑著、滿足著。斯朗聽見了格爾的反應,也露出微笑,撫摸格爾的頭。
「那麼,我們結婚吧。」斯朗抓住格爾的手,用溫柔的聲線在對方耳邊說:「你願意嫁給我嗎?格爾。」
「咦?」感到驚訝,但看著斯朗看過來的眼神充滿期待和親切,格爾的心還是漸漸融化,融化在一片叫作愛的幸福海洋──

格爾吻向斯朗,兩人閉眼享受著這個長久又甜蜜的吻──

「我願意。」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歡迎在下面留下你的感想,或者從網頁側欄處的留言板留言給我。
想取得最新文章的消息,可以按下訂閱按鈕以電郵取得最新的資訊喔。
以電郵訂閱文章更新

留言

熱門文章